未分类 · 2021年6月27日

上海莞式会所

因为他发现,当自己的神识从识海涌入经脉时,并没有什么变化。可是当神识从经脉进入识海的时候,那一缕神识却仿佛被成千上万的剑气划过。而那之后,那一缕神识,在上海性息水磨干磨推油网的感觉中,就仿佛成为了一把剑!“剑么……”尘缘盘坐到僵硬的身体终于动了一下,他缓缓睁开双眼,迅速扫了一下四周的情况。吼!尘缘的转醒成功引起了余下几头驭木狼的注意,它们嗜血的双眼紧紧的盯着尘缘,其中的杀戮和疯狂完全没有消散。吼!一头驭木狼低吼一声,带起呼呼的风声向上海莞式服务扑来,其他几头驭木狼也应声而动,尘缘的位置瞬间充满危机。“剑么……”尘缘喃喃道,抬起右手向前方虚划,那一缕神识瞬间划出。这一方山林瞬间寂静了下来!尘缘前方数十丈范围内所有的植物瞬间变得焦黄一片,仿佛生机被抽走一般。古木上的树叶,全都变成了枯叶碎成了粉末,这一片地带,没有了丝毫的生机。而那几头驭木狼,通通倒地不起。仔细一看,上海莞式会所也失去了生机,与一头死狗无异。“没有经过凝神篇凝聚锋芒的神识,也能达到这种威能么。”尘缘楞楞的看了看自己的右手,又看了看前方生机凋零的山林和驭木狼,不禁沉思起来,不久后沉吟道:“神识从那条经脉通往识海,竟会变得如此锐利,而且,斩出去的神识,斩的却不仅是神识……还有生机。”